您现在的位置:手机自动报码现场直播手机 > 园丁风采 > 园丁风采 > 正文内容

柳宗元《江雪》千万孤独的人生绝境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1-02-18 浏览次数:

   元和二年的深冬里,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,谪居在永州的诗人柳宗元作了一首千古绝唱《江雪》,诗云: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 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 在这漫天的风雪中,早已没有了飞鸟的踪影,也湮灭了行人的足迹,万物失去了一切的生机。

   这时候的柳宗元不仅仅经历了任途的失意,还有至亲的生离死别。

   这一年她的母亲因随他前往贬谪之地,一路上颠沛流离,舟车劳顿,到永州后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病逝了。 人生之悲莫过于天上人间,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路,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 ”柳宗元是一位儒生,更是一个至孝之人,如今母亲却因他的缘故而离世,这对柳宗元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。 这一时期的柳宗元刚刚经历了永贞革新运动的失败,又面临着亲人的离去,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。

   他的心,他的痛,他的苦,难以言表,只能寄托于诗中,他的孤独在《江雪》这首藏头诗里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 可是,又有谁知道他藏在心底的孤独和深深的伤痛。

   其实很难想像一个失去一切的人,独自在异乡的孤雪中究竟承受了什么。 这首诗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押的是仄声韵,这在五言绝句中是很少见的,而仄声本身就给人一种逼仄凄清的感觉。 范唏文在《对床夜语》里说:“唐人五言四句,除柳子厚《钓雪》一诗之外,极少佳者。

   ”甚至可以说,没有一首诗可以像《江雪》那样,将孤独写得这般深刻。 一个人的孤独,却写满了故事。

   故事的开篇也许早就注定,但是故事的结尾还在继续。

   细心的朋友可能早就发现了这是一首藏头诗——千万孤独。 我们再看这首诗的内容也很特别,全诗只有四句,四句都在写景,从远景到近景。

   一般的唐诗都是上篇写景,下篇抒情,柳宗元却另辟蹊径,没有一句抒情,却又句句都在抒情。 柳宗元没有道明他的内心世界,却让我们走入了他的心底,感受到了他那颗千疮百孔的心,写满了孤独。 他最想表达的也许不是悲伤与惆怅,而就是那简简单单的孤独。 大历八年(公元773年),柳宗元出生于河东柳氏,祖上世代为官,虽在武周时期日渐没落,但是家世依然显赫。 其母出自范阳卢氏,亦是名门望族。 我曾经说过,唐朝是一个其极看重门阀的时代,也可以说是一个完全拼爹的时代。 隋唐时期的政治格局,实质上就是一种贵族政治,隋文帝杨坚之所以能够以隋代周,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父亲杨忠是西魏十二将军之一,出自关陇贵族军事集团,他的岳父独孤信更是西魏的八柱国,所以他获得了贵族集团的支持。 后来的李渊能在隋末的动乱中一统天下,也绝非偶然。 曹操之所以没能称帝,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祖父曹腾是个宦官,因此而得不到士族们的支持。 范阳卢氏在唐朝显赫到什么程度呢?就连唐文宗都不禁感叹:“我李氏家族已经做了二百年的天子,还比不上崔氏和卢氏。 ”柳宗元出生在这样的家族里,可以说他的家族给了他不同于常人的起点和眼界,同时也给了他难以承受的压力,包括后来的人生苦旅,都是因为承载着家族的使命。

   就像《红楼梦》里的贾宝玉一样,在面对大厦将倾的时候,他成了挽救家族命运的天选之子,可偏偏又无法拯救家族衰败的命运,这就是一场悲剧。

   回望柳宗元的一生,他自幼和母亲卢氏生活在长安,父亲在外为官,柳宗元则在家勤学苦读。

   二十一岁进士及第,风华正茂的年纪,本该意气风发的时候,不料父亲却病逝,这是他第一次经历失去至亲之痛。

   三年后,守丧期满,他娶杨氏为妻,诞下一女,本以为生活就此幸福美满,可不久,杨氏又病逝。 永贞元年(公元805年),三十三岁的柳宗元参加王叔文集团的革新运动,原以为就此走上人生巅峰。 不曾想,短短数月,政局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   顺宗被迫退位,宪宗继位,开始打压革新集团。

   “二王八司马"相继被贬,柳宗元被贬永州,好友刘禹锡被贬朗州。 刚到永州不久,柳宗元的母亲、女儿、两位姐姐以及姐夫都相继离世。 从此天涯凋零,至亲陨落,四十岁的柳宗元,孤身一人,在一个寒冷的冬天,写下了这首《江雪》。 我们都知道柳宗元虽然诗写得好,但却是以文见长的,和韩愈并称为韩柳,也是唐宋八大家之一。

   他写下了非常有名的《永州八记》,其中《小石谭记》相信大家都很熟悉。 柳宗元在永州生活了整整十年,这十年间,他虽寄情于山水,但是内心却无时无刻不思念着长安。

   所谓“长安不见使人愁”,他始终相信有一天能够回到故里长安。 元和十年(公元815年),柳宗元终于等来了回到长安的机会。

   经过一个多月的跋涉,他从永州回到了心心念念的长安。 可是等来的并不是柳暗花明,而是再一次被贬。

   这一次贬的更远,远在柳州。

   但是诗人的心,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孤独绝望。 这一次,他带着遗憾与失落,再次离开长安,远赴广西柳州。

   但他没有想到,这一别,却是永诀。 元和十四年(公元819年),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,那个孤独垂钓的老翁,那个向往故里的诗人,从容的闭上了眼晴,结束了凄凉孤绝的一生,终年四十七岁。 所谓诗者禅心,每一位诗人都是灵魂的智者,即使面临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的人生绝境,也要有一颗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的心。

   身处于尘世中的你我,如果你的人生也突遇一场暴风雪,愿你不再害怕它的寒冷,愿你也能做一位独钓的渔翁,愿你此生安然而过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